上海反不正当竞争律师

  • 李志明律师13585942171
  • 商业贿赂

    律师

    联系律师

    • 律师姓名:李志明
    • 联系手机:13585942171
    • 电子邮箱:27977318@qq.com
    • 执业证号:13101201610226557
    • 所属律所: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
    • 联系地址:上海市静安区江场三路181号盈科律师大厦

    商业贿赂将追责至药企 医药代理模式面临洗牌

    发布:上海反不正当竞争律师 时间:2020/6/4 17:05:07 

    来源:21世纪经济

    近日,国家医保局关于征求《关于建立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意见的函在业界流传。这一函件显示,国家医保局将合理利用相关部门打击和治理医药领域商业贿赂、操纵市场执法成果,通过企业承诺和契约管理,采取适当的失信惩戒措施。


    4月29日,博思雅管理咨询CEO王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新修订的《药品管理法》对商业贿赂也增加了行业禁入等规定。国家医保局2020年的行政执法列表中,也有对购销环节商业贿赂大检查相关事项。


   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王宏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以往惩戒措施主要重受贿轻行贿,除了GSK以外没有检索到生产企业因为行贿被司法部门起诉的。所以希望通过评价、惩戒体系的建立亦可以对企业行为溯源。


    “此次并不是医保局的新举措,而是政策的延续与完善,对于贿赂惩罚更为明晰化,而且明确了商业贿赂将追责至药企,这也意味着以往的经销商模式也将发生变化,需要做好合规,做好服务。根据我们以往对两票制的研究,药企也会在政策引导下走向半自营,最终走向自营化。”王颖说。


    追责到药企


    根据上述征求意见稿,此次建立的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,遵循五大基本原则,包括社会共治、权责对等、分级响应、动态管理和协同联动。


    这意味着,依托全国统一的药品公共采购市场,医药企业在享有充分的自主定价、自主经营合法权利的同时,也面临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的规范。


    具体包括:建立医药企业价格和营销行为守信承诺、失信行为主动申报、信息检验、信用评价、分级奖惩,以及信用修复等六项内容。


    企业必须承诺杜绝商业贿赂,不向公立医院的负责人、药品采购人员、医师、药师以及其他和药品采购、使用相关人员给予财务或者其他不正当利益。承诺杜绝操纵市场行为,不利用垄断地位或市场支配地位操纵价格获得不正当利益。


    以及承诺对于委托服务企业、代理企业为己方药品实施的商业贿赂、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,连带承担价格和招采信用惩戒责任;承诺发生失信行为时,接受医保部门采取价格和招采信用惩戒措施。


    王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以往在招标中,企业也会写承诺书,但在购销环节出现贿赂等问题的时候,以往都是处罚医药代表、经销商,很少有企业受罚。


    王宏志说,以往惩戒措施主要重受贿轻行贿,除了GSK以外没有检索到生产企业因为行贿被司法部门起诉的。


    不过,上述六项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实施以后,企业再想置身事外就难了。


    “以后板子会打在企业上,经销商可能跑路,但最终药企可以作为溯源,作为责任主体来承担责任。而且经过机构改革后,国家医保局能够更好地统筹管理。”王颖表示。


    2019全年,国家医保局作为执法主体共组织69个检查组开展全国性飞行检查,覆盖30个省份、149家医药机构,共计查出涉嫌违法违规金额22.26亿元,当年6月,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,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,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。


    就在几天前,国家医疗局还印发了《国家医疗保障局行政执法事项清单(2020年版)》,涵盖了16个项目,涉及医疗机构、各类企业、自然人等。在16项行政执法事项中,基金监管司承办11项,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承办4项,医疗保障事业管理中心承办1项。包含行政强制(1项),行政处罚(7项),行政检查(9项)三大类行政类别,实施对象涵盖了医疗保险经办机构、医疗机构、药品经营单位等医疗保险服务机构、用人单位、医药企业以及自然人等。

     

    商业模式谋变


    从采购环节的大降价,到使用环节的重点监控,再到医药卫生主管部门的行风建设等,都指向医药购销领域的灰色地带,在新修订的《药品管理法》中对商业贿赂也增加了行业禁入等规定。国家医保局2020年的行政执法列表中,也有对购销环节商业贿赂大检查相关事项。


    王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对于企业的惩罚措施、失信制度,实际上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。但此次不同的是,明确了药企要作为责任主体,代理商贿赂等需要被“连坐”。


    “受委托的经销商出现违规,生产企业需要负连带责任。这就意味着药企、经销商都需要进行变革。未来生产企业将走向半自营,最终再走向自营。”王颖说,以后渠道不能自控的企业,成本不能满足国家招投标价格要求的企业,注定被淘汰。


   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目前中国只有少部分制药企业有自己的控销队伍,大都采取代理模式。代理模式为主的制药企业转型要对营销体系进行变革,以应对未来的行业巨变。


    史立臣指出,以代理模式为主的制药企业,原来的营销体系都很简单:招商体系为主,市场、物流或者销售管理为辅,新的形势下,这种有些简易的营销体系已经不再适用,这就需要根据市场和政策形势进行调整。


    “以前不合规,商业贿赂大多是经销商在搞,企业还可以有防火墙,现在这个政策一出,经销商违规也算企业连带责任,经销商这个体系就彻底需要改变了。”王颖说。


    实际上,近两年4+7国家集采,价格已经挤压到极限,渠道和量已经由国家承诺,单纯卖货的代理商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。经销商体系也必须要转型,转变成医药企业的配送商、学术服务商、政府事务服务商或者售后服务商,不然就要被淘汰。



    上一篇:反不正当竞争法查处受贿行为吗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!

    相关文章
    在线咨询

    预约咨询律师

    李志明 微信咨询李律师